木·林·森

【霖昭】bl 怕是大梦一场 壹

#ooc

#古风

#部分剧情参考荆轲刺秦王

#霖昭只是cp名前后顺序,无实际意义

#语文课有感而发


入门遂既望见一袭红衣,盘膝坐于琴旁软榻。

头微点,道“来了。”

“嗯”叶冠霖应声,踱其对立,盘腿而坐。正对琴四徽半处。

待手抚琴时,左右侍女已点起山水香。王昭平素是不喜这些条条框框,然对面人坚持于此事。

指尖轻挑,音色单薄且发空。皱眉。抬目欲问,却见那人正闭目养神。


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瞥了王昭一眼。

眼神极冷。


右掌托住琴轸上四指距,旋调琴轸。后沉肩坠肘。右拨弹弦,左按弦取音。


曲起。


左迅疾轻触点弦。即出泛音,飘逸圆润。又低音来回滑奏。音尾声渐微弱,声断而气连,在急拍中有蓄势之功。

动作虚下实上,衣袖翩飞。

眼前似展开一卷轻烟缭绕、水波荡漾的山水图。

旋律跳跃推进,且急促切分。这高音刚劲有力,低音又低沉温厚。


倏地一阵急促的挑拨。


叶冠霖张口迎合调吟道“每欲望九嶷,为潇湘之云所蔽。以寓倦倦之意也。然水云之为曲,有悠扬自得之趣,水光云影之兴;更有满头风雨,一蓑江表,扁舟五湖之志。*”


王昭见此状,不禁笑了。

“得了。不就是让你弹首曲来我听听吗。还特此借曲借文暗讽我。至于吗?”

“虽说在下只是一介书生。但也不是青楼里给你弹曲儿的。


王昭一改原先暴躁,当了聋子,不应。反倒另挑了个话题,极温厚的对人儿说,

“再弹一曲。”


叶冠霖怒极反笑。

大笑。

抚掌称快。


“好!”

“好啊!”

“那便再弹一曲。

为这将亡之国。

为这不知国难只徒享乐之人,

为这只会读书的迂腐之人。

为这面朝黄土背朝天之人,

为这驰骋疆场英武之人。”


国难当头,众庶离散

却只得被锁城中,以弹琴苟活。

……

手指发力上挑。

弦断。

曲终。


“此今国难当头,怎敢苟活享乐?”


忿忿拂袖而去。


王昭苦笑。然是未追上。


这人前步刚走,国君后脚便至。王昭已不愿再追寻其缘由了。

“王卿可已准备妥当?大军压境,百姓不安呐。”

“嗯。”王昭应了声,抬手揉眉角。

“即日便走罢。”


龙颜大悦。


即日。

国君及几忠谋士者皆着白衣送之。

“不吉利啊。”王昭调笑道。“是要我一去不回?”

仍是沉抑。

“老大……”

王昭闻声回首,付与一玉。

“柯飞。你且听好。”正色道,“我知这趟行刺大抵是有去无回。我已把事务皆打理妥当。叶冠霖智者,且为忠士。若有棘手之事,可过问与他。万事,”顿住,深望他一眼,又续道“皆小心。”

便踱步于前,与旁人交谈,似是不愿与他叙话。


祭司唱亮烛上香后,主陪祭跪拜三叩首。礼毕,进馔,敬读祭文。人皆行大礼,祭司焚献冥币。


祭祖毕。

车队迟迟不发。


自己明传了消息与叶冠霖,怎这人还不来。

蓦然又笑了。对了,自己怎会如此糊涂。他分明是不愿来。

可惜。最后一面也不见。


这时,

国君急急踱来,“王卿可有悔意?”

“在等一人罢了。”王昭望着,“既不来,便走吧。”说罢,遂登车。


“启程——”


终已不顾。


数日后,金国传令。

灭穆国。

据是穆国派使者刺杀,未遂。金王大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好不容易才在古琴曲里面找到的意境比较合适的曲子。若有不妥,见谅。


昭哥真帅
可以把他让给我吗【小声bb】

吴邪:大早上的你要干嘛



   木

炒鸡喜欢这张大邪的表情
那种对瞎子怜爱温柔的注视
还是画不出两人万分之一的美好



我终于赶在花爷生日那天画出来了
然而色感极差试图用彩铅拯救
结果还是失败了qwq




木【霖昭】Aphrodite 车慎点 BL

#ooc

王昭曾在酒吧里遇到一个有趣的人。

他看了数日。

只坐于木台旁要上一杯酒。
来酒吧里的人可很少只是来喝酒的。

是故作姿态还是意不在此?

他很少会犹豫不决。
主动出击。

斟酌了片刻后,便要了杯阿佛洛狄特①,直径走了过去。
他吹了声口哨,将玻璃器具放在那个人面前。身子倚上吧台,勾勒出姣好的身线。

“帅哥跳舞吗?”
王昭手指依次轻敲桌面,颤得玫红的液体不断晃动似要倾出 。

那人没应声,继续啜了一口。
起身。

王昭暗自退了一步,这人竟比自己高出许多。

那人低头,湛蓝的眸子里流转着星光。
沉默伸手搂住王昭,拉拢,收紧。

另一只手 指尖轻拂过王昭手心,一瞬而过,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。转而拉起。

“好。”

将王昭引向舞池。

那人引着他。
三步一顿,足底起又回,身体升降带动舞步连绵起伏。循着他的暗示前进。

该死,这个混∪蛋。他竟然让自己跳女步。

那人仿佛猜出了他的心思,俯身,攻势随之而来。
嘴唇贴在他耳边,轻声道“不愿意?”
尾音被挑起。说话间吸吐气息撩拨着他的神经。放在腰上的手上却越发用力。
红发舞郎轻哼一声。向前迈两步,脚尖相触。腿勾上他的腰,衣料被绷紧显出他的肌肉和力量。
手环上他的臂膀。

他们相抵,好似坦诚相待,亲密无间。

随着音乐又挣离那人,向前滑去。他仍拉着他,他们十指相扣。凭依着身体的重心,向后仰去,大大的晃了两个圈。又猛然收紧,整个人依附在舞伴的身上。

音乐仍在流淌。

他低着头,目光紧紧跟随。唇微微上扬,似乎在笑。
他的手明明冰冷,却像握着一团火。

两人越跳越快。

他被这把火点燃了。

曲终,王昭再次环上那人。
手指捏起一张卡,悄然放入舞伴的衣袋中。后踮起脚尖,做势要亲吻,又偏头错开。
在耳边吐出一口气,轻声道

“今晚。我等你。”

①Aphrodite 阿佛洛狄特,玫红葡萄酒。酒的名字出自阿佛洛狄特女神。最初为丰收女神之一。奥林波斯教形成后,被作为爱情、性欲及美的女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后转链接
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262777578653685?

ky原地爆炸谢谢
文标题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的ALL向,开头也又标了一次
竟然还有人说不是AB吗,怎么会有BC
我:........
好气

想要开柯霖昭的车
有人看吗
没有等会我再来问问

如果瞎子推了大邪一把【手动滑稽】

【霖昭】性空山

#ooc
#可随便带入另一人

夜里,
一人独坐于树梢之上,下面燃烧的篝火照亮这一小方天地。却独独漏了他。
火焰燃烧在空中炸开,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王昭也不在意,呷一口酒。
掩身于黑暗中。

他手拉上坐着的枝丫,吊在半空中的腿摇晃起来。
他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,身体也晃起来。

又喝上了一口。

明明是坐在树枝末梢,竟还没掉下去。

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
惜别伤离临请清酒三两三
一两祝你手边多银财
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

王昭越唱越大声,又竟翻身跳下树来。
拽过酒葫芦昂首痛饮。后手一甩抛了出去。砸在地上。

半醒半醉日复日
无风无雨年复年

他拔剑而出,放声大唱。
一时间,天地间竟应着他的歌声大作。

倏地又将剑弃于泥地上。
大笑,弃之而去。

却仍隐隐听得见人歌唱。

多少老死江湖前
老我重来重石烂
杳无音信
我性空山